艳歌

编辑:外地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6-02 10:37:05
编辑 锁定
此诗为乐府古辞,属《杂曲歌辞》,一作《古艳诗》。艳,乐府大曲的组成部分,一般在正曲之前,如同引子或过门。但也有独立成篇者。此诗为游仙之作。秦汉以来,神仙之道盛行,但一般人(包括皇帝和大臣)相信神仙,都是为了求长生或希望自己也成为神仙,一些游仙诗也以此为主题。而此诗中的天上宴会之乐,却是天上神灵都围着诗中主人公转,都为诗中主人公服务,故其境界比一般游仙诗高出一筹。
作品名称
艳歌
作品别名
古艳诗
创作年代
汉代
作品出处
古乐府
文学体裁
五言诗
作    者
无名氏

艳歌作品信息

编辑
【名称】《艳歌》
【别名】《古艳诗》
【年代】汉代
【作者】无名氏
【体裁】五言诗

艳歌作品原文

编辑
艳歌
今日乐上乐①,相从步云衢。
天公出美酒,河伯出鲤鱼②。
青龙前铺席,白虎持榼壶。
南斗工鼓瑟,北斗吹笙竽。
妲娥垂明珰,织女奉瑛琚。
苍霞扬东讴③,清风流西歈④。
垂露成帏幄,奔星扶轮舆。[1] 

艳歌作品注释

编辑
①今日乐上乐:“上”一作“相”。此句为汉乐府常见的套语。
河伯黄河神,名冯夷。
③东讴:齐地的歌。
④西歈(于):吴地的歌。[2] 

艳歌作品鉴赏

编辑
诗从“今日乐上乐”写起,先点出今日之乐不同寻常,乃乐上之乐。第二句“相从步云衢”写求乐的地点。相从,谓互相伴随,见得不是一人。步云衢,即踏上登天大路。以下即展开对天上宴会场面的描写,把“乐上乐”的情景具体化。先写酒席:美酒是天公出的,鲤鱼是河伯出的,东方青龙七星来铺排筵席,西方白虎七星来把壶斟酒。天公是天上的主宰者,他也对宴席有奉献,可见宴上的“我们”地位之高。次写歌舞:工于鼓瑟的南斗星,长于吹笙竽的北斗星,都前来表演他们的拿手好戏;耳垂明月珰的嫦娥前来献舞,身穿彩衣的织女奉上了美石与佩玉;这时苍霞和清风也放开美妙的歌喉,唱起齐地、吴地的歌曲助兴。这情景,真令人眼花缭乱,耳不暇听。在这里,既没有对神仙神物的神秘感和恐惧感,也没有羡慕和乞求,相反,倒是一切皆服务于“我们”,“我们”是宴会的主人。最后两句是宴会结束,当“我们”登车而去时,流星前来驾车,正在下滴的露珠便成了车盖的帷幕。可以想见,“我们”是多么快意,“我们”是多么自豪,只有“我们”,才是顶天立地的一群,俨然如天地间的主宰。
这首诗写的是天上宴乐,但仔细一玩味,诗中所涉及的一切,不管是酒、鱼、席、壶,还是明珰瑛琚、东讴西歈,无一不是人间的、不是人间的人们特别是富有者们所享受的。所以这场盛宴,不过是人间盛宴的折射。汉乐府中某些作品的首尾往往有“今日乐相乐,延年万岁期”这样的套语,不一定与内容相关,因为这类诗都是用来在宴会上娱人的,为了取悦宴会的主人们,便加上这样祝颂性的诗句。这首诗亦是如此。所以,它实际上体现了人间享乐者们的欲求,他们并不满足于人间的口耳之福,还要上天堂享乐,并让天上的神仙也为自己服务;主宰天上的世界,无所拘限地扩大自己的作用和影响。这首诗歌颂了这些享乐者,所以其思想性并不足取。但从另一角度看,由于诗写得恢宏恣肆,显得很有气势,意态不凡,因而在客观上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汉代社会国力强盛时期人们的一种昂扬而又自信的心态和气度,具有一定的社会认识价值。
此诗写法上的主要特点是以赋的笔法,借助天文学的知识,发挥想象,尽情铺张,同时又层次井然,纷繁而不乱。其次,诗歌运用拟人手法,把神话中人物和天上星宿都“驱遣”到酒席宴会上来,让它们各司其职,并都切合其特点,“个性”鲜明,“面目”可见。这些都非富于想象、善于想象者不能为之。诗中除开头二句外,其他皆为对偶句,共六组十二句,连连排比,使赋法的优势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在这些对偶句中,又善用互文,上下句各举一边,合则互相补充,既语言简炼,又文意丰厚。[3] 

艳歌词典解释

编辑
基本解释
[love songs in old days] 情歌;恋歌
详细解释
1. 古乐府艳歌行》的省称。
《文选·江淹诗》:“一闻《苦寒》奏,更使《艳歌》伤。” 张铣 注:“《苦寒》、《艳歌》皆古歌曲。”
2. 指艳情的诗歌。
南朝 梁 刘勰文心雕龙·乐府》:“若夫艳歌婉娈,怨志詄绝。” 唐 白居易 《长安道》诗:“花枝缺处青楼开,艳歌一曲酒一杯。” 清 尤怡 《馆娃宫》诗:“峯顶曾闻置别宫,艳歌娇舞欲无穷。”
参考资料
  • 1.    《汉魏六朝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92年9月版,第114页
  • 2.    《汉魏六朝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92年9月版,第115-116页
  • 3.    《汉魏六朝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92年9月版,第114-115页
词条标签:
诗词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文学 古诗 中国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