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编辑:外地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8 15:50:05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第八章》是Endless待续创作的网络小说,发表于晋江文学网。
中文名称
第八章
作    者
Endless待续
连载平台
晋江文学网

目录

第八章作者

编辑
Endless待续

第八章作品简介

编辑
陈玉转身对朱强说到,“朱大人放心,魏公子何许人也,你我不心知肚明吗?你放心便是。”这朱强立即笑脸相迎,陈玉捏了捏拳头真想把他拍成猪头。走时朱强还对着陈玉与魏显会心一笑,搞得魏显郁闷至极,也不好多问些什么。和陈玉急忙走出去。陈玉勉强架起涵微,向马车上移去。这魏显在后面跟着问道“陈玉,你这是干吗,林姑娘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红。”陈玉只能说她在狱中偶感风寒。这魏显也是半信半疑的,陈玉把涵微弄上马车后,对身后的魏显说“魏显,你小子回去吧,今天谢谢你帮忙。”只见陈玉给涵微喂了一颗药丹想要先缓住这□的药劲。魏显就在那头骂骂咧咧的“有了女人就不要兄弟了。”陈玉笑语到“你别叫了,今日我陈某人记住了,谢谢!”魏显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是兄弟的说什么谢,快些去给林姑娘看病吧。”说完便策马走了。陈玉立马叫车夫赶向最近的客栈,车夫暧昧的笑笑,陈玉也知道这马夫是什么意思,并不与理会。转身进了车厢,看着涵微的样子是难受极了,轻轻语道,“涵微是我,我是陈玉,醒醒。”涵微看着陈玉眼里尽是迷离之态,“陈玉,陈玉...”陈玉知道她是怕极了,轻轻搂着她,“是我是我,没事了,不怕不怕。”陈玉看着涵微难受的样子,知道她是在尽量克制自己。陈玉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得抱着她。马车停了,陈玉火烧火燎的招来店小二,要了一间上等房,要水立即沐浴。抱着涵微放进水里。涵微低鸣了一声,这才稍微好过点,但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陈玉已经帮涵微把过脉了,知道这药的药劲上来的话,就必须交合,否者必将脱阴而死。这可如何是好呢?陈玉脑里乱极了,只想把那朱强灭了。陈玉听见涵微的呼吸越来越重,也明白再不交合涵微恐怕就得去阎王那处报道了。无奈陈玉走到涵微身旁,对涵微轻语到“涵微,你这个药的解药便是交合,你若同意我就马上唤人...”虽然陈玉心里不愿意涵微被人家碰了去,但是无可奈何。今日之事她定要那朱强百倍偿还。涵微朱齿轻语“陈玉,我不...愿被别人碰...不愿。”断断续续讲完这句话,已是十分艰难了。“不行,那样你会死的,我不准你死。”此时的陈玉那还有半分稳重阿。涵微见她如此着急自己也是十分开心了。看着涵微痛苦的样子,陈玉的心就像被针扎了一样,抱起涵微大步向床走去。涵微已经知道陈玉想要做什么了,对着陈玉艰难的说出不要以后,眼泪便夺眶而出了。陈玉心里疼的要死,她不愿见涵微这样,但更不愿涵微死去。她选择了前者,只能对不起涵微了。陈玉可还是第一次实践,以前看过寝室的同学看过这些片目,也不曾想过自己会和一个女子交合。就这样探索过去。陈玉已经是口干舌燥了,看了看涵微,轻声说了句对不起后,便马上附上了她的唇,她不愿听到她的恨。吮吸着涵微的唇,很甜的味道。涵微在陈玉吻上的唇后仅剩的理智都灰飞烟灭了。她爱陈玉,知道陈玉为女子以后仍旧爱她,只是她不愿意那么圣洁的她被她所玷污。她觉得自己不配陈玉。可如今陈玉吻上自己的时候,那种依恋那种味道已经冲毁了自己最后的防线。她恨自己的身体背叛了自己,如此迎合陈玉给的刺激。陈玉吻着身下的人儿,心是在滴血阿,她知道这么做觉得等于宣告她们之间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可是自己不能看着她死绝对不能,就算涵微恨她也罢。陈玉越吻越是疯狂,她要把她融入在自己的生命里,涵微好像感受到陈玉的这种想法,她越是疯狂自己越是抵死的奉献给她。陈玉的手覆上了涵微高耸的圆润上慢慢揉捏,生怕自己毁坏了这件人间至美的艺术品。“玉,阿。”听到了涵微的□□,陈玉越是忘情,吻上涵微的脖颈锁骨,每一道吻都又浅渐深,一路的吻痕都预示这它主人的所有物。一路探究下来,由于□的药效,山峰上那两颗精美的红豆已经出现了,陈玉轻轻的咬了上去,涵微全身颤抖了一下,陈玉似乎很满意涵微的反应,待到又变的红豆已经坚硬无比时,嘴又覆上左边的红豆,这么来回反复折腾,身下的人早已受不了了,求饶到,“玉,我求你了,玉。”陈玉的手身下的人儿的腹部一直往下探索而去,进入了丛林里,那里早已经是洪水蔓延了,陈玉轻轻的将手勾过,并不急着进入。涵微呜咽道“玉,不要玩了,我难受。”听到涵微的呜咽声,陈玉于心不忍了,她只想玩玩而已,没想到涵微这么难受,看着她陈玉哭了,说了一声对不起,手指顶了进去,那久未经人探索的甬道,很紧,几次三番的将陈玉的手指阻挡了下来。涵微□□了一声,随着陈玉的□,涵微的□□声越发变大,“啊,啊...啊,玉,啊!”陈玉听着涵微的□□以及对自己的呼唤,越是卖力了。要了又要涵微,也不知是谁中了□。怕自己伤到涵微,最后□,看着涵微□红肿的□,陈玉突然觉得自己实在太可恶了,把涵微折腾成这样子。知道手指酸痛到快到断了,舌头的神经也麻痹了,这药效才去了掉。天已经微微泛亮,折腾了一夜二人这才双双入睡而去。[1] 
参考资料